/banner_aaaaa.jpg
 罗映球简介  中国美术馆馆藏作品  罗映球中国美术馆在线展览  30-40年代木刻作品  50-60年代木刻作品  70-80年代木刻作品  90年代后木刻作品  国画和书法  视频新闻 
学术研究报告
 学术研究报告 
学术研究报告
您的位置: 首页>学术研究报告>正文
青山秀水写肇庆 浓墨淡彩映夕阳
——谈罗映球的肇庆国画
肇庆学院美术学院理论部主任 刘晓慧 

肇庆这一方热土,两千多年的历史文化底蕴,俏丽妩媚的青山秀水,总共孕育了多少丹青名家,已无从知晓,但就近现代而言,尤其成就了许多山水画大师:黎雄才、林丰俗、郝鹤君、李国华、陈永锵、李劲堃、陈湘波、梁江、王永、梁如洁、黄树文等;而寓居肇庆的画家马新林、范国华、张彦等人,也都流连于这一抹饶有画意的山水之间,创作了多幅肇庆风情山水画。

罗映球,一个创下中国版画史上四个“第一”的著名画家:从事版画创作时间最长(70余年)、留下版画作品最多(1000余幅)、刻出最长大景版画(《嘉应风光》、《百牛图》长度超过10米)、第一个从事绝版套色木刻的最先实践者。他为探访次子罗秋帆一家,分别在1994(79岁)、1996(81岁)、2005(92岁)年三次来肇庆。笔者将罗映球梅州和肇庆的作品稍作比较后,发现一个重大变化:版画家罗映球,在梅州老家孜孜不倦雕刻版画,到了肇庆,竟然钟情于国画,留下200余幅速写,百余幅国画,而且肇庆是唯一一处让他放下刻刀、涂抹国画的地方。是什么原因使然?答案就在罗映球的国画作品中。

目前,笔者看到的罗映球国画作品,不但有多幅描绘了鼎湖山、七星岩和西江渔船的美丽风景,还出现了充满肇庆特色的七星剑花、丹顶鹤(仙女湖风景区内)、蕉叶林。如果说罗映球走上版画之路,是受了同乡兼著名版画家罗清桢的指导与提携,那么罗映球在国画方面的造诣,就完全属于自学成才了。他的国画风格正统,题材多样,浓墨淡彩,晕染有度,技法全面,山水、花鸟、人物俱精,定是刻苦临摹过许多大师之作,才有如此功力。但与传统文人画不同的是,罗映球并没有在国画上完全实现诗书画印四位一体,甚至好些作品除了创作年份和地点,连名字都没有。我们今天已经无法了解他这样做的原因,但却知道著名法籍华裔画家赵无极也做了同样的事。

从题材上看,罗映球肇庆国画中最值得称道者,莫过于山水画。肇庆是首批中国优秀旅游城市,市区内便有七星岩、鼎湖山两大AAAA景区。古代文人墨客为七星岩写下诸多诗词歌赋,现代导演们也在七星岩取景拍电影;而鼎湖山则被誉为“北回归线上唯一的绿洲”,选作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生态观测站;更有初中九年级语文课本收录著名散文家谢大光的《鼎湖山听泉》,美煞无数少年学子;亦有音乐家在此深山,和着清风溪流,弹奏一曲《高山流水》。

罗映球也定被这两地的美景深深打动,才画了一系列描绘七星岩的作品:《水月岩云》、《七星湖心亭》、《平湖幽堤》、《玉屏岩上的石林》、《珓杯奇石》、《揽月亭》等,画面上山石嶙峋,老树虬枝,湖水涟漪,游人惬意;同期画鼎湖山的作品有:《鼎湖空濛》、《俯瞰鼎湖山》、《鼎湖区砚洲包公祠》等,画面上古寺飘香,意境悠远,山峦连绵,青松挺立。很难想象,罗映球是站在怎样的至高点上写生,才能画下如此恢宏之作。而这对于一个八旬老人来说,并非易事,以致于我们在钦佩他坚定的决心之时,更感他热爱绘画如“身家性命”的可贵。此外,还有部分描绘西江渔船的,如《待运》、《捕虾》、《往事知多少》等,亦有写北岭山、云浮九星岩的。这些作品无论从技法水平还是艺术境界来考量,都是山水画佳作。而秀美独特的山川飞瀑,便是吸引罗映球,不顾年迈,一次又一次造访肇庆的根源!

罗映球肇庆国画的另一些精品,就是描绘颇具本土特色动植物的花鸟画,如丹顶鹤、子母鸡、芭蕉林、七星剑花等。将它们入画,既是关注生活细节,又是热爱生命的表现。《夕阳红》系列,描绘了三只展翅高飞的丹顶鹤,在晚霞染红的天空中挥动翅膀,有着一种自由和轻松的快乐,令人想起唐代诗人王勃《滕王阁序》中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的诗句,而谁又能说,此情此境映射的不是当年的罗映球自己?还有以《母子情》为代表的子母鸡系列,母鸡慈爱,小鸡活泼,充满农家趣味和乐观态度。罗映球早年曾为家里衣橱,画了一公一母两只鸡,雄鸡鸡冠鲜红,昂首挺胸,母鸡低头觅食,栩栩如生。他来肇庆之后再画鸡,或许有思乡之意,爱子之情,但更多的,一定是对生命的热爱。试想,倘若他不是热爱生命之人,怎能为仙鹤翱翔而愉悦,为雏鸡可爱而感怀?而这正应了著名画家吴冠中的一句话:“画家的真本事,就是在平凡的生活中,不断发现和创造不平凡的艺术美。”

当然,罗映球到了肇庆,换了画种,仍不忘画牛。他的牧牛颇有李可染之风,《孺子牛》、《夏日》、《粤西农村》等,都以他的精神伙伴——牛为主角。罗映球和吴冠中一样,都以“孺子牛”自居,都是鲁迅精神的恪守者和实践者,都是艺术的真正热爱者,甚至将“创造新意境、新审美”的艺术视为“身家性命”。 依稀的记忆中,我们仿佛看见年逾古稀的罗映球骑自行车往返180公里到霍山写生;在鼎湖山、北岭山、七星岩上登高望远;在最后的岁月里,依然握刀向木;临终前绝笔书写:“地上的画要收起来”。难道这些不是一个艺术家热爱艺术、珍惜生命的最佳镜头?不是“身家性命图画中”的最好诠释?

细细品味这些国画之后,笔者突然发现,罗映球本意为探亲的肇庆之旅,却在不经意间成了“醉翁之意不在酒,在乎山水之间”的妙事。这一方面,要归功于肇庆青山秀水的无穷魅力,另一方面,则映射出一位耄耋老人对艺术的执着追求,对生命的纯真热爱。于是,我们感叹:肇庆是一片神奇的土地,诞生了中国山水画史上的众多翘楚,许多人从肇庆走出,又许多人向肇庆走来。肇庆,就是一座山水秀的磁场,吸引着无数画家为它折腰,留下许多人与画之间,情感与缘分的故事。


水月岩云 七星湖心亭 鼎湖区砚洲包公祠 夕阳红 孺子牛

打印    收藏
上一条:《罗映球版画艺术成就探析》(靳雄步)
下一条:扎根山区 抒发乡情
关闭窗口
 

罗映球艺术研究网    网址:http://lyq.zqu.edu.cn/